一分快三投注平台

蟑螂药

来源:法商时代发布时间:2019-06-18浏览次数:41编辑者:法商时代

动画108401 肖阳



   自我来到这个寝室的第一天起,我就总能看到蟑螂。大家都见过的,那种喜欢到处跑,而且极不干净的虫子。虽说我并不怕它们,但是一只黑色的大虫子突然出现在你的视野里,无论是谁都会被吓一跳的。

  过道、卫生间、床下,凡是有空的地方,或者说只要是条缝,我就总能看到这些污浊的生物。它们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,在黑暗的地方一闪而过。宿友们有些邋遢,似乎装作看不到它们,于是只好我来。

  我在寝室里面放了二十四片蟑螂药,把所有蟑螂可能会过的地方全放上了。黑色的塑料片装着米白色的胶质物,我指望这些致命陷阱可以把蟑螂灭干净。可一周过去,我还是能在黑暗中看见那些若隐若现的蟑螂,它们居然还活着,而且好似在嘲笑我的无能,于是我又去买了一大包杀虫药。

  宿友看着我热衷于放毒药,露出了疑惑的神情。

  “寝室里面没有蟑螂吧?”

  “不,有的。”我斩金截铁地回应着,“那些看不到的地方就有,而且非常多。”

  “你是不是太神经质了?除了开学的头两天,我在寝室里面根本没有见过蟑螂啊。”

  “既然有见过,那就是有了吧。”尽管对“神经质”这个词稍有不满,但我并不打算去追究。现在我的要务是肃清蟑螂,要是它们爬到我的床上去那我会疯掉的。

  “对了,你们的垃圾,记得及时清理一下,这个天气很容易长虫子的。”

  “啊啊,知道了。”对方不耐烦的答应了两声,接着又埋头在自己的事情里去了,见旁边几人没再说话,我便继续开始放置蟑螂药。

  又过了几天,我还是能看见蟑螂,它们不再出现在光线下,但是黑暗中却无处不在,在晚上我甚至能感觉到它们从我手边爬过,于是第二天我便接着开始放蟑螂药。

  “我说了,寝室里面没有蟑螂!”又忍受了一周后,宿友终于冲着我大叫起来,“你究竟要把那些有毒的药放到什么时候?”

  “我知道它们在,你要是仔细看的话也能看到的。”对于宿友的爆发,我并不觉难堪,把蟑螂清干净了,对我们整个寝室都好。

  “但问题是我们寝室里面没有蟑螂啊。”他焦急地拍着手,“我之前在你回家的那一天,把寝室里面全翻过了,别说蟑螂了,连鼠妇都没见着,你放的药把寝室里面所有的虫子全毒死了。”

  “你要是就放一两片药,我们都不会说什么,可是你放得实在是太多了!”他指着墙边连成一条的小圆片,简直就像是像素贪吃蛇一样,把寝室内部围了一圈,“你放这么多药,挥发出来对身体也不好啊。”

  “但是我是为了……”

  “够了!”

  “好了好了,都先缓一缓。”另一位宿友试图打圆场,他看着我,“蟑螂药就先放着吧,光是你一个人觉得有蟑螂,我们肯定是无法信服的,如果我们能确定寝室里面还有蟑螂,你再放药也不迟,总之先停下来吧。”

  同时被几个人看着,我感到有些不自在,于是收起了正打算放到地上的药,同意了他的建议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虽然我还是能够隐约感觉到蟑螂的存在,它们依旧会在半夜里从我的手边爬过,我曾多次惊醒试图找到它们,但是没有证据。

  慢慢的,我发现寝室里面的蟑螂药似乎变少了,那些塑料片被谁拿走了吗?

  “是的,我看着心烦,拿走了一小部分。”不太爱说话的宿友告诉我,“蟑螂药嘛,总觉得它放在哪里就是在告诉我‘这个寝室里面有超多的蟑螂’一样,讲真不舒服啊。”

  “但是你把它们拿走了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你有些焦虑,但是你的情绪有些传染给别人了,放轻松一点。”

  他刻意避开了一些字眼,这让我不好意思反驳他,于是我只好在夜间独自忍受那些看不见的蟑螂对我的持续骚扰。时间一天天的过去,蟑螂药的效力也在减弱。最后,在一天晚上清理垃圾时,一只黑色的虫子出现在我的面前,太久没有亲眼见到它,以至我第一时间都没有认出它来。但是等回过神,我便立刻打死了它。

  “我和你说过,那只蟑螂绝对是从外面跑进来的。”宿友恼怒地看着正在放置蟑螂药的我,表情的扭曲直接反映出他的心境,“我们都知道你根本不怕蟑螂,你只是想图个安心,但是你这样太过分了!”

  他捂着鼻子,强烈杀蟑药的气味非常要命,其他两个宿友已经逃到外面去了,他因为忌讳外面闷热的天气而不愿出门。

  “我不太会劝人,但我能够理解你。你放这么多蟑螂药和我考试之前连夜复习没什么本质区别,你想把蟑螂杀干净,我也想,可是你看到的那些蟑螂用蟑螂药是杀不掉的。”

  “能杀掉的,只要我再多努力一点。”我往墙角又喷了一记,刺鼻的气味连我自己都不禁咳起来。

  “你还没听懂吗!”他焦急地扑过来,抓住我握着杀虫罐的手,因为没有带手套,我的手被刺激性喷雾弄得发红,“这是心病,你得去校医院看看!”

  “校医院知道怎么杀蟑螂?”

  我回头看了他一眼,可对方却愕然地看着我的脸,或者说是我的眼睛,他松开手,嘴里叨念着泄气话出了门。

  隔着门,我能听到宿友的谈话。

  “他的眼神,我觉得校医院治不好他。”

  接下来的几天,我被辅导员叫去喝茶,但收效甚微,相反,我却觉得寝室里面的蟑螂越来越多了,它们甚至开始从我的脖子下面爬过去了。宿友因为无法忍受而接连换寝,最后只留下了我一个人。

  这天我看着铺满地面的蟑螂药。

  “真的没有蟑螂吗?”